世界经济研究|被忽悠瘸了:斯里兰卡国家破产的原因与教训

世界经济研究|被忽悠瘸了:斯里兰卡国家破产的原因与教训

最近几天,有关斯里兰卡政局动荡的消息成了世界各国媒体的头版头条新闻。7月13日,斯里兰卡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在未履行辞职手续下就远走马尔代夫,总理拉尼尔·维克拉马辛哈担任临时总统,直到联合政府组成。

这次经济危机是斯里兰卡1948年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燃料与食品短缺、电力严重不足、药品匮乏、通货膨胀奇高、本国货币疯狂贬值、外汇储备告罄、对外债务违约……斯里兰卡1948年建国以来最严重的一次经济危机,再加上由此所引起的大规模民众骚乱,留给了即将成立的联合政府。新政府很快会就债务问题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本、亚洲开发银行、债权国等进行艰苦且持久的谈判。

正如俄罗斯大文豪托尔斯泰所写,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就此次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难题而言,比较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危机中的国家都是相似的。赞比亚、黎巴嫩、巴基斯坦、老挝、埃及、肯尼亚、突尼斯、土耳其、乌克兰、阿根廷、巴西等国家目前都深陷经济危机之中。从远处说,纵观1980年代初的拉美债务危机、1990年代末亚洲金融危机、欧洲五国主权债务危机和2016年前后的新兴市场货币危机,尽管每次危机的诱发因素不同,但是本国宏观经济增长乏力、经济结构不合理、债务杠杆过高、国际资本净流入减少、本国货币大幅贬值是根本原因。

仅从经济结构看,斯里兰卡不像是发展中国家,其第一、二、三产业结构更像一个中等发达国家。2020年,斯里兰卡农业占本地经济的7%;工业产值占25.5%,其中加工与制造占15.6%;服务业占58.7%,其中,批零和餐饮住宿业占22.7%,金融与地产占15.4%,政府服务占11.1%。按消费计算,2020年,投资对本地经济的贡献度为25.2%(2016年为35%),消费的贡献度占81.1%(2016年为72.4%),净出口的贡献度为-6.4%(2016年为-7.4%)。事实上,自2000年以来,斯里兰卡对外商品贸易一直处于逆差,且规模越来越大,已成为该国经济发展中的一个顽疾。

斯里兰卡商品贸易长期逆差,服务贸易和国际资本流入至关重要,央行必须维持较高的外汇储备水平。首先,斯里兰卡经济部门的创汇能力不强,并且需要从国外进口基本生活用品。2021年,斯里兰卡主要出口市场依次为美国、英国、印度、德国和意大利,合占出口贸易总额的49.14%,主要出口产品为服装、咖啡、茶叶、马黛及香料和橡胶,占出口贸易的61.63%。斯里兰卡主要进口来源地依次为中国、印度、阿联酋、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占进口贸易的58.53%,主要进口产品为燃料(15.49%)、机械设备(8.34%)、电气与电子设备(7.88%)、纺织品(5.1%)、钢铁(4.96%)、塑料(4.45%)、药品(3.71%)、棉花(3.14%)等。由于该国工农业基础薄弱,粮食、纸张、蔬菜、食盐、牛奶、鸡蛋、建材等均需进口。按照半年进口量计算(2011-2021年平均值),斯里兰卡的外汇储备应至少不低于55亿美元,否则进口基本生活品所需的外汇储备余额不足,因为斯里兰卡卢比毕竟不是全球储备货币。

在过去几年里,斯里兰卡经济稳定,根本原因在于服务出口和外商直接投资弥补了商品贸易赤字。斯里兰卡的劳务输出和旅游收入相当可观,基本能维持国家的国际收支平衡。

然而,在疫情影响下,2021年斯里兰卡的劳动输出的外汇收入为2012年以来的最低水平,旅游收入下降较猛,2020和2021两年的收入还不抵过去的一整年。此外,最近三年,外商在斯里兰卡的直接投资跌幅较大。以前维持外汇储备处于相对安全水平的这些积极因素不复存在,导致外汇储备水平逐月下降。6月22日斯里兰卡外储仅余8.6亿美元,根本无法满足进口用汇需要。没有外汇储备作支持,最近三年斯里兰卡卢比对美元汇率贬值很快,截至7月13日,今年已贬值了76.36%。

斯里兰卡经济本来就很困难了,但屋漏偏逢连夜雨,俄乌冲突引起今年全球大宗商品的新一轮上涨,让斯里兰卡难上加难,经济崩溃实属正常。由于外汇短缺,基本生活用品不能进口,国内通胀压力不断增大,2022年5月已高达39.1%

斯里兰卡对外商品贸易长期处于逆差,因此中央政府更需谨慎管理宏观经济,以避免政策失误破坏了经济运行所需的稳定环境,从而保护经济结构中的脆弱性。然而,斯里兰卡政府恰好在农业政策和财政政策上犯了重大错误,酿成了今天的经济危机。

在农业方面,斯里兰卡政府决定发展有机农业,节省进口化肥所需的外汇。2021年,斯里兰卡已处于经济困难时期,这年4月9日,受国际绿色低碳潮流影响,斯政府决定禁止进口化学肥料和其它农化产品(杀虫剂),成为世界第一个只发展生态农业的印度洋国家。2020年,斯里兰卡进口了126万吨化肥,斯里兰卡总统认为生态农业可以节省约2亿美元的外汇。然而,禁止进口化肥的严重后果马上就显示出来,2021年上半年,斯里兰卡水稻产量下降20%,国内稻米价格上涨了50%,长期稻米自给自足的斯里兰卡不得不进口了4.5亿美元的大米。同年11月,斯里兰卡茶叶产量下跌,直接经济损失达4.25亿美元;辣椒、肉桂和蔬菜减产30%。许多人批评政府的做法“不科学”、“欠考虑”。平心而论,斯政府构想很好,但推进步伐太快,当地农业条件也不成熟。

在财政政策方面,斯里兰卡政府于2019年11月的全面税制改革使得财政赤字越来越大,政府手中。与商品贸易赤字状况一样,斯里兰卡政府财政连年赤字,总负债规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一直大于70%,为经济发展过程中的一大隐患。据世界银行一项研究结果,对于新兴市场经济而言,总负债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最理想比例是64%,每增加一个百分比,经济增长速度减少0.02%。减税是深得民心的好事,但是前提条件是国家财政稳健。为了兑现大选时的承诺,总统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宣布全面减税。其中,内阁将增值税率由15%降至8%,并废除了其它七种税。与2019年相比,斯政府收入锐减,财政赤字和总负债占比上升。与美国等发达国家不同,斯里兰卡政府不可能从国际投资者那里获得低价的资金。恰恰相反,斯里兰卡政府信用等级于2020年被降级,被拒之在国际金融市场大门之外。

在外债管理方面,斯里兰卡政府管理失当,致使外债规模扩大,对国家外汇储备形成越来越大的压力。此次经济危机的根源可追溯到本世纪初,当时世界银行将斯里兰卡由低收入国家提升至低中等收入国家。此前,斯里兰卡的外债主要来自于世界银行、日本国际合作署和亚洲开发银行的低息长期(25-40年)贷款,世行将斯提级后,斯里兰卡优惠贷款来源减少,以国际主权债券(InternationalSovereign Bonds)形式发行的商业贷款占比不断提高,利率通常超过6%,期限为5-10年,并且没有宽限期。2004年,斯里兰卡的商业贷款占外债总额的2.5%,2019年上升至56%。这些外债加重了政府和企业还款付息的负担,而且斯里兰卡卢比大幅贬值后还本付息的压力更大,把整个国家推向了破产边缘。2021年4月底,斯政府的外债规模为351亿美元,当年1-4月的还本付息的金额为9.81亿美元。

作为南亚小国,斯里兰卡产业水平较低,工业基础薄弱,航运基础设施落后,政府应该把有限的资金投入到传统和新基础设施建设,为国家未来几十年经济可持续发展打下基础。

上述分析表明,斯里兰卡的外汇储备不足,国家和企业无法满足还本付息的需求。于是,债务违约成了无可避免的现实。2022年4月12日,斯兰卡政府宣布对510亿美元的外债违约,即停止还本付息。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虽在4月23日表态要救助斯里兰卡,但该组织30亿美元的贷款要经过层层审批与讨论,不可能很快落实。按照以往的救助方案,为确保斯里兰卡有能力偿还IMF的贷款,IMF会提出苛刻的条件,如斯里兰卡政府必须紧缩开支,削减政府赤字规模,与债权国就债务安排展开谈判等等。而且,作为美国的政治工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救助计划拖延到何时是个大问题。依照过去的实践看,IMF的成绩单也乏善可陈。

据斯里兰卡中央银行的数据,2021年4月底,斯中央政府的外债规模为351亿美元。其中,市场借款占47%,亚洲开发银行占13%,世界银行占9%,日本占10%,中国占9.7%,印度占2%,其它国家占9.93%。从期限看,1年以内的债务占4%,1-2年债务占5%,5-10年的占39%,10年以上的占40%。换言之,只要斯里兰卡经济正常运转,旅游业和劳务输出恢复正常,斯里兰卡能够重新开始还本付息。

印度一直视斯里兰卡为自己的后花园。斯里兰卡经济危机爆发后,印度许诺了40亿美元的贷款、互换和援助,然而至今未见行动,或许是口惠而实不至。

相反,中国政府给予了斯里兰卡大量的人道主义援助,同时提出了15亿美元的货币互换意向。

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发展中国家债务危机正在爆发,发达国家也面临债务问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