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紀委上月公布47名官員違法違紀消息7名國企一把手落馬

中紀委上月公布47名官員違法違紀消息7名國企一把手落馬

3月31日17時許,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紀律檢查”發布了當月最后一條消息,“吉林省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韓增義被調查”。吉林省紀委的消息顯示,韓增義涉嫌嚴重違紀。

記者統計,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紀律檢查”自3月2日發布當月第一條消息開始,總計通報了47名官員,其中省部級6人。此前兩個月,總計有5名省部級官員被調查。

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廉政研究中心副秘書長高波向《法制日報》記者表示,這意味著,在“無禁區、全覆蓋、零容忍”的反腐敗原則下,中央持續加大反腐敗力度,一直在減少腐敗存量,出現這樣的反腐敗形勢,“很正常”。

3月2日10時45分,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消息,郝天宇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在接受組織調查。

根據媒體消息,郝天宇長期從事組織工作,曾任河南省委組織部副廳級組織員、干部調配處處長。

郝天宇之后,當月共計有30名官員貪腐消息被通報,其中包括4名省部級官員:河北省委常委、秘書長景春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福建省副省長徐鋼。此外,被通報的還有24名廳級官員。

中國人民大學反腐敗與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昭暉對記者說,十八大以來,中紀委主導的反腐敗風暴,通過查處省部級腐敗官員提振了反腐敗決心,下一步可能會重點關注廳級官員。另外,隨著紀檢監察體制改革的推進,地方紀委開始發揮更大作用,提升了查處腐敗官員的能力,查處了更多的廳級官員。

在被通報的官員中,首次被通報落馬的官員為29人。一名被“雙開”的官員是山西省國土資源廳原黨組書記、廳長李建功。2014年11月,李建功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今年3月18日,山西省人民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罪將其逮捕。

當月被通報的國有企事業單位高管共計17名,其中包括中國第一汽車集團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徐建一,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總經理廖永遠﹔首次被通報的高管為15人,另外兩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司法機關,即廣日集團有限公司原副總經理林峰和廣日集團有限公司原副總經理胡梓實。

3月18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消息稱,2012年至2014年間,王和違規默許其兒子開辦的公司,利用王和多年擔任領導職務的影響力在所屬企業承攬業務謀取利益,未採取措施制止。同時,在王和填報的2013年和2014年個人有關事項報告表中,隱瞞了兒子經商辦企業的情況。中國南方電網公司黨組研究決定,給予王和留黨察看一年、行政撤職及降級處分。

此外,3月正值全國兩會召開,但在今年兩會期間,共有11名官員被通報,其中包括3名省部級官員。

《法制日報》記者統計,3月共有3名縣委書記落馬,分別是黑龍江省肇源縣委書記李延國、山西省襄垣縣委書記田志明和江西省九江市湖口縣委書記盧光輝。

在山西省襄垣縣委書記田志明之前,據不完全統計,根據山西省紀委監察廳網站公布的案件查處消息,2014年,山西至少有6名現任縣委書記落馬。

從地域來看,通報官員最多的省份包括山西、江西、廣東和雲南,都是3名。山西有3名廳官落馬,除了李建功和田志明,還包括山西省環保廳廳長劉向東﹔在江西,除了李光榮和盧光輝之外,還包括江西省撫州市政府副巡視員熊世平﹔在廣東,除了陳延華,另兩名官員是,深圳市政府原秘書長李平、肇慶市政協副主席楊永。

雲南省委副書記仇和落馬幾天后,昆明市委常委、副市長謝新鬆即接受組織調查,公開資料顯示,謝新鬆此前長期擔任仇和的秘書。雲南省另一位落馬官員是雲南省德宏州政協原主席孟必光。

另一個值得注意的信息是,3月3日,景春華落馬。3月28日,河北省衡水市原市委書記陳貴落馬。2008年10月,當時的衡水市委書記景春華升任河北省委秘書長,其繼任者正是陳貴。

這種情況也出現在新疆。2006年11月,時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烏魯木齊市委書記的楊剛升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副書記,其繼任者是,一直任職到2009年9月。在此期間,還擔任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2013年1月去職。今年3月,在去職兩年后落馬。

出生於1963年的韓增義是高級工程師,除了到吉林省敦化市挂職鍛煉之外,一直在吉林省交通系統任職,自2005年開始擔任吉林省高速公路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

公開資料顯示,韓增義曾位列2013年中國高速公路上市公司董事長薪酬榜第二名,年薪86萬余元。

從落馬國企高管地域分布來看,被通報國企高管最多的地方是廣東,除了上述南方電網被查高管之外,還包括廣日集團兩位副總經理林峰和胡梓實。

3月15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消息,中國第一汽車集團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徐建一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

隨后,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塔裡木油田分公司副總經理安文華、總會計師賈東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

由此,當月中石油系統以3名高管落馬名列第一。與中石油並列第一的是中國南方電網有限責任公司,也是3名高管被通報,除了下屬貴州電網公司原副巡視員王和,還包括下屬廣東電網公司原黨委書記黃建軍和南方電網副總經理祁達才。

此外,落馬高管中同為“一把手”的還包括廈門市路橋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原董事長楊耀東、營口港務集團董事長高寶玉和中科芯集成電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正璠。

毛昭暉認為,從經濟發展的角度看,國企的腐敗問題不僅僅是企業的問題,還影響到地區的經濟發展﹔公司股東會、董事會、監事會目前還難以有效監督“一把手”。

高波表示,國企“一把手”權力比較集中,對其監管存在漏洞,容易成為腐敗高發領域。另一方面,這也是中央持續加大國企反腐力度的體現,“堅決反腐、不設上限、不定指標”。

高波告訴記者,國企反腐敗繼續提速的同時,制度建設已經開始,比如改革國企的監督體制、實施“上位監督”,以實現反腐敗的標本兼治。

毛昭暉向記者表示,需要找到一個制約國企“一把手”的模式,比如建立獨立於國資委的第三方監督機制,解決國企“一把手”的腐敗問題。(記者陳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